撤离越南,工兵埋雷被水牛踩踏,枪扫水牛:要把地雷留给越军

东方头条 兵说 东方头条 兵说

作者:陈代明

1979月3月7日黄昏,我们11军32师部队沿老(街)郭(参)公路(即7号公路)回撤。94团在右,96团在左,沿公路两侧各自成纵队行进。96团按二营、团指、1营、3营的序列行进。 [“原文来自”:www.666z.com]

连队在公路左翼各高地待命,郭参大桥被我军彻底摧毁后,上级下达了回撤命令。虽然规定了开进序列,但此时部队的心理都想往前赶,因为越军会趁我军回撤时,追尾袭击。 [“好文分享”:www.666z.com]

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上级对此早已作了周密部署:96团已占领郭参大桥,越军的机械化部队是不可能追上来的;越军的炮兵已受到重创,在防止我军进攻的状态下,很难组织大规模炮击。地面小股敌人的追击倒是有可能,但我方工程兵在与敌人脱离接触的地段,已炸毁了桥涵,并在必经地段埋设了地雷。当地的空中警戒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我航空兵随时可以从平远街机场起飞迎敌。主要是地面警戒,各部队都各派出了应有的警戒,为部队回撤提供了安全保证。

96团指挥所是下午6时左右开始撤出阵地的。此前,

团长孙生田

已就回撤事宜向各营连下达了命令,并特别要求各单位要加强警戒,保证安全。因为团特务连已前往配合执行炸毁郭参大桥的任务,团指挥所的警戒由2营6连负责。

指挥所刚离开工事不到

1

公里,从敌方山后就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大家心里一紧,是特工袭击?孙团长冷静命令我:你立即带

6

1

个班,占领附近高地掩护,部队继续回撤。

在指挥所后边的6连,立即派出了一班,携带轻机枪1挺,冲锋枪和各自的武器,随我迅速到公路的左侧高地。第一组在公路边准备战斗,2组占领高地顶端观察,3组携轻机枪,随我在半坡部署,并规定了信号。

此时,我细看前边地形:高地前边是一片开阔地,公路靠山一侧蜿蜒延伸向郭参。敌人要尾随我军,这里是必经之地。我很欣赏这个位置选得不错,我们很快布置并占领了阵地。此时,天色逐渐暗了下来,远处出现几个人影在晃动,大家立即警觉起来。人影渐次向我高地接近。1组报告:陈参谋,敌人追上来了,打吧?我说:“不,等一下,放近点!”

此时,前边公路拐弯处又响起密集的枪声,大家赶紧隐蔽。不对,枪声好像不是冲着我们,而是冲着高地。此时,那些人已快接近我们,我迅速下到公路边,观察他们的动静,并拦住了解情况,这才弄清他们是

32

师工兵营的人。刚才,是他们从前边回撤时,发现越南的水牛在他们埋设的地雷中踩踏,用枪弹扫倒水牛,把地雷留给尾追的越军。

原来虚惊一场,我立即令1班收拢,跟随工兵回撤。天已是一片漆黑,只有远处的炮声还在隆隆作响。7号公路除了我们十来人,其余什么也看不见。我心里暗暗佩服部队回撤的速度。

我们全是摸黑跑步前进。大约跑了

3

公里,又有一伙工兵在等待我们通过后点火炸桥,我们刚越过他们不到

200

米,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火光划破夜,我们知道是工兵点火了。

我们继续跑,不久,后边又是一声巨响、一道闪光。虽是早春的夜晚,越南的寒意正浓。但大家的衣服湿透了,扛着机枪的战士更是气喘吁吁,记不得经过几次巨响,几次闪光,我们已经筋疲力尽。水壶早已空空,干粮早已没有

我一边跑,一边招呼战士们:我们是最后回撤的步兵了,除了炸桥的工兵,后边已在没有战友了,再累也得坚持跑回祖国去。

没有回声,只有沉重的脚步声在回答我,大家都坚持跑回祖国去!

公路两边是崇山峻岭的阴影,炮声不知何时停止了。除了战士们的脚步和水壶与武器的碰击声,周围死一般寂静。这时,前边不远处出现了两个亮点,不时有人在走动。我们知道,那肯定是我们自己人。有了亮点,就有了希望,我们快追上回撤的大部队了,各自心中暗喜。

我们加快了脚步,到跟前一看,是工兵科长冯文亚带着人在此接应炸桥的工兵。他告诉我们,回撤的大部队离此地大概3公里。

我们又向前继续跑步,大概跑出2公里,发现有台车停在公路边,车灯用布蒙着,只发出微弱的亮光。

当我们跑近时,车上的老兵向我们喊:快跑啊,我们马上要炸桥了。

我心里想,我们必须搭上这俩车,才能赶上回撤的部队。我们跑到车边,早已上气不接下气了,车上的老兵很友好,伸手把我们的兵一个一个拉上车,车上挤满了士兵,驾驶室也挤了4个人,我只好站在车边门的脚踏板上,一手伸进车窗,死死地抓住车内的把手,防止汽车颠簸时摔下去。一声更大的巨响和闪光,飞起泥土在我们周围落下,2个战士爬上汽车,汽车慢慢开动了。

炮声又响了起来,是敌人还是我军的?我们分不清,但我们不害怕,已经习惯了。

司机加速追上了回撤的大部队,我站在驾驶室的踏板上,汽车在公路中间颠簸前行。汽车的小灯照着公路两侧回撤的部队,一路尽览回撤部队的状况:长长的行军纵队里,有拿树枝当拐棍拄着走的,有相互搀扶着走的,有背着枪走的,也有横扛着枪走的,有扛着轻重机枪走的,也有背着炮走的,有骡马驮着火炮走的,也有骡马驮着人走的……总之队形不乱,各有特点。

参战以来的战斗经历,在我心中一一浮现。

2月12日,96团从临沧博尚出发,驱车千里到达蒙自,2月17日开赴金平县十里村,从马鹿唐出境,向越军公安屯发起攻击,以策应94团攻击西罗楼。2月23日,32师撤离金平,转战河口,履行昆明军区预备队的职能。3月1日,沿7号公路经班菲,楠棹,板甘,在东家、栋光附近下车,在郎勒,为麻地区加入战斗,接替14军向郭参攻击前进。在炮兵的掩护下,先后攻占越南龙棍,会意东,扣周,花鱼洞,董宗坡等。3月5日,96团攻占了郭参12号高地,3月6日炸毁了郭参大桥……

转眼间,部队到达了为麻。这里是一片开阔地,公路也比较平坦,汽车22团以及部分地方车辆在这里等候,接运部队回国。我把1班带到6连归建后,很快找到了团司令部的位置,

团参谋长刘玉尊早已把车辆编队好。我们登车出发了,时间大概是夜里

2

点多。

【1984年,32师刘玉尊师长(右)和师参谋长杨子谦(左)在研究敌情,后为本文作者、师作训科长陈代明】

车队开着小灯,拉大距离开进。我躺在车厢板上,任凭车厢颠簸抖动。司令部的人员有的先遣了,有的下营连跟进指挥了,在位人员很少,这辆大车上才六七个人。虽然躺着,但睡不着,颠簸是客观的,但心里是激动的,感慨才是主要的:我们终于完成任务了,我们就要回到祖国了,我们就要见到亲人了。

这些天来,我们几乎没有洗过脸,没有刷过牙,没有吃过热食,没有脱过鞋,没有松开过绑腿。衣服干了湿,湿了干,压缩干粮啃得人牙齿发黄,身上的酸臭味自己都可以闻到。

腰疼得直不起来,躺在车厢板上,全身就像散了架似的。

有件事让我留下深刻记忆。那是3月3日傍晚,孙团长命令副参谋长,军务参谋罗元林和我3人,到一营了解情况,并协助指挥。我们带了3个警卫战士就出发了。在团指挥所,基本掌握战局发展情况的我们,沿着高地内的堑壕和交通壕,快速前进,炮弹在空中飞来飞去,不时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高地上,敌人遗弃的武器,弹药,钢盔,衣物,印有“中粮”字样的大米袋随处可见,被打死的越军尸体,肚子胀得像鼓一样,横躺在堑壕里。死牛烂马发出恶心的腐臭味……

我们没心思理会这些,继续前进。碰到一些民兵民工往前送弹药,抬着伤员往后运。我们没有打招呼,只是相互点点头,表示都是自己人。电影组放映员兼画家周永祥还在堑壕里写生,我们是同年入伍的兵,相处很好,寒暄几句就往前走了。

还没找到1营,天黑了什么也看不见。偶尔有我方的火箭炮呼啸着射向越军阵地。火光映红了半边天,我们借着火光,看清了周围的地形,这里是一个小高地,没有堑壕,周围有片稀疏的树林,地面是越军农民种的旱谷收割后剩下的稻草。我们就在这过夜吧,副参谋长王德武说。于是,我们3人背靠背而坐。3名警卫员端着冲锋枪,各自朝一个方向坐下。我们的手枪都握在手里,眼睛使劲搜索着各自的方向。

早春夜里,寒意袭人,我们紧靠着背,相互取暖。

在越南的山地作战,不知什么原因,电台一到晚上就联系不上,进攻部队也只有选择阵地过夜。

没人讲话,各自都在心里想着可能发生的情况及处置办法。

意外情况没有发生,黎明,我们继续前行。不多久,就到了郭参附近了。一营正与郭参12号高地守敌激战,枪炮声此起彼伏。民兵民工抬着烈士后送,营长吕应荣身背电台在指挥。见到我们,分外激动:“我们的炮弹快打光了,帮协调一下吧!”

【1984年老山防御作战,32师参谋长杨子谦(前排中)与作训科长陈代明(左一),94团政委张保顺(左二)、副团长刘晓泉(左四)、政治处主任禹兵(右一),班长胡波(后左)、参谋长何益广(后右)在老山阵地上】

我们一边向指挥所报告情况,请求前送,一边协调在不远处的3营派来部分60迫、82迫的炮弹。中午,12号高地被一营攻占,歼敌36名,缴获武器弹药一批。

还在掩蔽部内发现有金丝猫和女人用品等,可见这是越军的一个核心阵地,当官的已于凌晨逃走了。

进国门了,我们回国了!车上战友的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们的车队是从马关县口岸回国的。当日住马关,第二天开进建水地区。沿途,地方搭建了不少凯旋门,组织了很多人欢迎部队回国。后来的那些天,主要是进行战斗总结和战评。作训股长唐忠贵带领我们整理文字报告。此战,96团共歼敌385人,其中毙敌197名,缴获作战物资一批,我牺牲48人,受伤113人。

5月11日,96团离开建水,14日回到临沧博尚归建。

注:本文选编自

11

军纪念文集《苍海军魂》,原标题《最后的回撤》。作者系

32

96

团作训股参谋

东方头条 兵说微信号:暂无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片场拍驾马车戏份全靠人动手摇 演员不笑场也太强了

    近日网上曝光了一段驾马车戏的拍摄花絮,视频中演员驾着没有马的“马车”,几个工作人员在旁使劲摇晃车子营造出马车颠簸的感觉。 网友们调侃

  2. NO.2 2019腾讯音乐娱乐盛典什么时候开始?12月8日腾讯音乐娱乐盛典直播入口

    2019腾讯音乐娱乐盛典什么时候开始?哪里可以看直播?哪里可以投票? 2019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将会在12月8日于澳门开始哦~投票结果是怎样?哪些明星会做到

  3. NO.3 商店火腿肠一夜失踪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商店火腿肠一夜失踪

    商店火腿肠一夜失踪 从老鼠洞里掏出近一箱 12月29日,兰州一商店店主发现刚进的很多火腿肠不见了。大家将仓库的货架搬开后发现一个老鼠洞,竟

  4. NO.4 2020年彩票市场什么时候开市?附公告

    2020年彩票市场什么时候开市?附最新公告 2020年彩票市场什么时候开市? 经国家福彩中心、国家体彩中心研究决定,全国联销彩种开奖将于2020年3月

  5. NO.5 快递价格行为规则是怎么回事?快递价格为什么发行为规则

    禁止快递价格垄断是怎么回事?快递价格行为规则详情 近几年来快递行业发展越来越快,其中各种问题都有,但是相关的制度规定等还不够完善。而

  6. NO.6 谢彬彬为什么不火 起底其详细资料背景及不红原因

    谢彬彬出道多年也带来了多部作品,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火,让人诧异!谢彬彬为什么不火?扒其中缘由,其实与话题度不高也是有关系的,总的

  7. NO.7 三一重工收问询什么情况?三一重工收问询原因

    三一重工收问询什么情况?三一重工收问询原因 三一重工今晚公告,公司拟以自有资金收购控股股东三一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三一汽车金融有限公司

  8. NO.8 深南电路预计2019年盈利超11.50亿元

    深南电路(002916.SZ)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 预告显示,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深南电路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5,046.65万元128,991.6

Copyright2018.小六子,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热门资讯!